香蕉app超级污的

程好这次接拍《新上海滩》同时也是作为她研究生课程的一次工作实践。她的导师郝荣很大方,给了她一个学期的时间,足够她全程跟组。

为了能够把方艳芸这个角色演好,从一开始她就跟高西西商量,把她的戏份尽量顺着拍。于是她的戏份安排的就比较零碎,经常是拍两天歇一天,或者拍一天歇两天。

上海也算是她的老根据地了,身边还有个执行经纪人跟着,偶尔还能去跑个商演啥的,轻轻松松就能有六位数的紧张。

贺新偶尔也会跟着女朋友到片场去观摩学习一番。估计已经进入状态的小明哥没有象开机第一天那样表现的很不堪,但是贺新总感觉他的表演模仿的痕迹很重。

比如旧版《上海滩》中发哥版的许文强经常挂在脸上的那种很有感染力的微笑,到他那里虽然还没有达到后世邪魅狂狷的境界,但总是让人感觉意味深长而又毫无意义。

讲真,小明哥不笑的时候,尤其是他在戏里表现出那种四十五度仰望天空皱起那多愁善感的眉头,真的是很帅!但只要他嘴角一咧,露出一抹耐人寻味且不明所以的微笑时,瞬间就破功了。

反观黄海博的丁力和沙意的陈翰林倒是让人眼前一亮,尤其是沙意,看惯了白展堂的逗比形象,他饰演的那个为人正直满腔热血的富家子弟居然一点儿都不会让人感觉出戏。

而孙丽的表演,却让他有点失望,作为戏里的女一号,他感觉小丫头的演技似乎退步了,几场戏下来,她饰演的冯程程既没有安心的楚楚动人,也没有杜鹃的那种质朴单纯。而且他发现孙丽真的不适合演冯程程的那种富家女,作为走体验派路子的演员,没有那种生活就不可能演出来,看上去就假,甚至有些做作。

不过当她和小明哥演对手戏的时候,可能是菜鸡互啄,居然能够达到一个微妙的平衡,不得不说很神奇。

唯一让他感到欣慰的是,自家女朋友饰演的方艳芸,大气、艳丽,气场强大到足够碾压所有的演员。

就是不知道她跟李雪键老师演对手戏的时候还会不会如此从容?可惜老爷子据说要到二月下旬才能进组,贺新只能暗叹一声:遗憾!

趁着这段闲暇的时光,贺新抽空把自己记忆里有关《潜伏》的故事情节理了一下,虽然不可能把里面的台词都还原出来,但一些金句他还是记得。

文艺妹子清新旅行写真

比如站长:“胜利了,你说高兴吗?高兴。可是天津站是个重建的站,前栅栏宿猫,后篱笆走狗,建起来很费周章啊!”

“抗战时期,天津站被称为堡垒!现在可好,毫无秘密可言,像个婊子,什么人都能用!”

“人事即政治,没那么简单啊!”

“党国栽培,个人表现!”

还有谢若林的“你断人家财路,人家会断你生路的。”

“你看那些个当官的,满嘴都是主义,心里全是生意。”

“这里两根金条,请问哪根是龌龊哪根是高尚的?”

“都在一个锅里吃饭,你怎么就那么固执呢?”

……

说实话,《潜伏》的原著小说只能说一般,小说不过就是提供了一个创意。贺新一边在回忆一边写的时候,真的很佩服《潜伏》的那位编剧,怎么能想得出这么多既有人生精辟哲学,又能让人逗笑的台词呢?

这天天气很好,吃过午饭之后,贺新拿着打印出来的稿件躺坐在自家客厅封闭阳台的摇摇椅上,一边晒着太阳,一边翻着稿件拾遗补缺。

冬日的暖阳洒在身上格外舒服,加上摇摇椅跟小船似的一晃一晃,他居然就这么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听到“咔嚓”一声,把他从睡梦中惊喜,揉揉惺忪的眼睛抬头一瞧,女朋友回来了。

看着太阳正好,不免有些意外道:“今天怎么这么早就被收工了?”

“今天就两个镜头,拍的挺顺利。”

贺新起身走过去,帮忙接过女朋友的包和大衣挂好,问道:“那你午饭吃了没有?”

“吃了,今天胡珂来探班,大家一起到菜根香吃了一顿。”

胡珂,这两年电视里一档很火的综艺节目《欢乐总动员》的女主持人。不过贺新记忆里印象最深刻还是她是沙意的老婆,给沙意生了俩儿子。

“哦。”

他理所当然的点点头,随口道:“她来看沙意的吧?”

“关沙意什么事?人家是黄小明的女朋友。”

“咦,她怎么会是黄小明的女朋友?”贺新顿时一愣。

“怎么不可能?他们合作过《新聊斋》,那时就好上了。”程好奇怪地看着他道。

贺新突然感觉象吃了个大瓜,他没想到小明哥和胡珂居然有过这么一段,忙问道:“那你们吃饭的时候,沙意有没有参加啊?”

“当然了,沙意、海波哥,除了你那个孤傲的好妹妹,大家都来了。”

孙丽确实有些不合群,也难怪后世被人嘲讽“红到没有朋友的那位娘娘”。

不过现在贺新也顾不上女朋友的嘲讽,忙问道:“那沙意跟胡珂以前认识不?”

“应该不认识吧?”

程好回忆了一下,摇摇头肯定道:“不认识,席间黄小明还跟大家介绍来着。”

说着,她难免狐疑道:“不是,说胡珂,你老扯沙意干嘛呀?”

“呃……哦,是沙意以前跟我提过,说是胡珂是他最喜欢的女主持人。”贺新随便编了个理由。

咦,沙意最喜欢的女主持人不是朱丹么?

“是嘛,这我倒没看出来。”

程好去卫生间洗了手出来,笑的神秘兮兮道:“如果沙意真喜欢人家,说不定还有机会?”

“怎么讲?”

“还能怎么说呀,人黄小明是偶像,现在又这么红,两人肯定长不了。而且我听小青说,黄小明的经纪人很反对他们两个人在一起。”

每当私下里提起黄小明的时候,女朋友总是会带着嘲讽和轻蔑的语气。没办法,作为演员,业务能力差就是原罪,总是会被同行看不起。

其实贺新对黄小明的观感也同样如此,人品好、有礼貌是一回事,业务能力差,很容易让人产生一种才不配位的感觉。

“小明哥都这么红了,他的经纪人还管这种事啊?”贺新有些意外。

“那当然了,偶像嘛,本来就是凭脸吃饭的。”程好撇嘴道。

贺新想想也是,刘得华都红成那样了,还不是一样把老婆藏了二十多年。

其实以小明哥目前的条件,完成可以打造一个内地版的刘得华。贺新这回跟小明哥接触了几次,发现小明哥除了业务能力是差了点,但人品确实还行,待人和气有礼貌,关键还挺努力的,完全可以按照老刘的路子打造努力、劳模的完美人设。

只是可惜后世娶的老婆,包括出演的作品实在是太过惊世骇俗。更过分的是后世他非但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居然玩起了自黑的路子,结果两头不讨好,以至于被大家群嘲。

真是可惜了!

他心里提前为后世的小明哥暗暗默哀一声。

程好回房间换了一身天鹅绒的保暖睡衣,趿拉着走出来,迎着阳台上暖洋洋的太阳光伸了个懒腰,烦恼道:“我怎么感觉现在人越来越胖了,都不敢上秤秤体重了!”

“让你每天早上跟我一块儿出去跑步你又不干,照这么下去,恐怕连剧组给你定做的旗袍都要穿不下了。”贺新随口回了一句。

“哎呀,你知道我不爱动!”

说着,她便懒洋洋地倒在躺椅上,随手拿起旁边椅子上的打印稿,一边看一边嘴里还念叨着:“左蓝,余则成的恋人,我党党员;穆晚秋,爱恋余则成,后走上革命道路,余则成潜伏湾湾时,与之结为夫妻;谢若林,穆晚秋丈夫,党通局特务,情报掮客;陆桥山,天津站情报处长,后任国防部二厅巡查员……哟,没想到你还挺能编的!”

贺新眉毛挑了挑,很反感女朋友这种调侃的态度,说的自己好象很没文化似的,要知道哥现在也是堂堂大学生!

他打岔道:“晚上想吃点啥?”

“随便,别老是大鱼大肉,熟一点,我现在需要保持体重。”程好摆摆手,略过前头的人物介绍,看到后面贺新根据原版电视剧大致列出来框架,一下子就看进去了。

可能是看到了贺新在旁边特意标出来的一些金句,程好不由“噗嗤!”一声笑出来,扭头朝趴在笔记本电脑前上网看新闻的男朋友道:“什么呀,真逗!哎我说,你这些词都是从哪儿抄来的?”

“什么抄来的,当然是自个想的。”贺新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大言不惭道。

“编的还真不错,人物和情节都丰富了不少。哎,你这就打算自己编剧了?”

“一集电视剧一万多字,三十集电视剧足够一部长篇小说的了,我可没那么大的本事。我就是把我脑子里能想到的列个框架出来,真的要写成电视剧,还得找专业的编剧。”

话是这么说,其实贺新心里却在嘀咕:如果自己上辈子真有这个本事的话,早就转型写网络小说了,说不定还能一战封神呢。

“你就这么想演这个余则成啊?”程好一边往下看,一边道。

她知道男朋友当初心心热热把《潜伏》的影视版权拿下里,肯定不是无的放矢,更何况现在都打算自己改编了。

“我没演过这种角色,当然想尝试一下。”

说着,贺新趁此机会跟女朋友道:“左蓝这个角色我就是根据你的形象来写的,我觉得你演最合适了。”

“是么?”

程好不置可否的回了一声,又问:“那翠萍呢?”

“我觉得汤汤挺合适的,俩都是傻大姐!”贺新笑道。

“原来汤汤在你眼里就是傻大姐呀?”

程好白了一眼,要知道汤汤可是她的好闺蜜哟!

只是没往下翻两页,她的脸色就有些变了,抬头问他道:“这么说起来,你增加的这些人物你都有了合适的人选了?”

“差不多吧。”这货乐呵呵地点头道。

说实话,原版当中除了赵燕子的前男友饰演的马队长表现一般之外,其他的演员,比如象欧式双眼皮的达康书记、祖峰、站长、曹炳坤都演的相当出色。包括那个玛丽苏的晚秋,也同样令人印象深刻。

“这么说来,晚秋这个角色你打算找你的好妹妹来演喽?”

“怎么可能……”

原本目光还停留在笔记本显示器上的他,随口想说孙丽现在这么红,怎么可能会演配角,更何况还那么贵,根本请不起。但话刚刚说出口,马上意识到女朋友的语气不对,一转头,便看到女朋友撇着嘴,脸上带着明显的嘲讽之色。

他忙道:“你瞎猜什么呀?这个晚秋压根就是原……”

一着急,差点说漏了嘴。

“原什么呀?哼,你说左蓝是照我写的,又把汤汤写成了翠萍,这个晚秋的原型到底是谁呀?啧啧啧,写的多好啊,你瞧……”

说着,她还照着剧本念道:

“晚秋:听到有人在哭泣,然而我并不悲伤。抬起疼痛的头来,我看到深夜的天光。

余则成:新体诗。我不太懂。深夜怎么会有天光呢?

晚秋:因为心底有人,所以暗中有光……

噫,真肉麻!简直跟你那好妹妹一个德性!哦,对了,上面的人物介绍还说晚秋是余则成潜伏湾湾时的妻子,这么说你们最后到底还是有情人终成眷属!”

“……”

贺新嘴巴张了半天,他真没想到自家女朋友的联想会这么丰富,连晚秋都能跟孙丽联系到一起。

他动了动嘴唇,终于组织好语言,如同外交部发言人正告一小撮海外敌对势力般义正言辞道:“强行附会,这个根本不可能!难道我就是余则成?这是故事,是剧本!而且我可以百分之百负责的告诉你,晚秋这个角色跟丽丽一点关系都没有!而且余则成这个人物至始至终最爱的就是左蓝!”

“切,所以你就把左蓝写死了,然后又跟翠萍生了孩子,最后和晚秋到湾湾……哇,你该不会对汤汤也有想法吧?”

“呃……”

这次他彻底哑口无言了。

ttsh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