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影视app污在线观看

“你选我本是没有错的,虽然我对你们这群生物不抱有任何的好感,但总好过你那些居心叵测的同类们。”

“但问题是,你很急,我也很急。杀光这片星球的生物虽然可以帮助我完成进化,但那样太拖了,我肯定不干。如果不能马上回到地球,我肯定会尝试着布置传送阵,这就会导致你的谎言被当场拆穿。”

“所以为了节省时间,你让不少属下提前学会人类的语言,甚至连四神的弱点都指给了我;也因为害怕战损,你甚至不让伊塔库亚对我动手,还在杰尼龟的身上动了手脚,让我能够更快地收拢势力……”

“你害怕我一个人会失败,把伊塔库亚和毕宿星的力量都借给我就算了,但我自己的能力我可清楚得很。通过我的能力完成进化的生物,力量怎么都会有个度。你把我控制的生物改造得这么强,想干什么难道还不明显吗?”

一口气说完了哈斯塔布置上的漏洞,程海端坐于台前,观察着他的反应。

哈斯塔摸了摸下巴,看着天上的星辰,久久不语。

其实这也不能怪他,深空中的混沌种族都不可信,也就食物链底端的傻白甜种族比较好说话。

只是他现在这个形态实力有限,就算是傻白甜种族里的神明也没法随意摆布。而神明之下的存在,在那几个监管者面前也只是送菜,完全没有意义。

他在星空中寻觅多年,才找到了程海这么一个特殊的存在,哪能轻易地放过。

所以真要说,这个预言其实有一半是真的。

只是四名看守者没法配合着演戏,程海没事也不会和他们对上,只能利用他的逆反心理强行诱骗,然后跟着他的节奏走,不让他半路死了。

“不给点反应吗?”

短发文艺妹子天台上的凝望

程海打破了这份沉默。

他找哈斯塔来谈话可不是为了装逼的,最终的目的还是想回去。如果这家伙恼羞成怒,铁了心干扰他的传送,也会让他十分头疼。

哈斯塔坐直了身子,也是十分干脆:“你开个价吧,你要怎样才能帮我解决他们。”

洛里克死了,程海的身上还关着一头拜厄斯,这让他的决定在此时变得举足轻重。

“开价?”

程海挑了挑眉,心里早就有了答案:“你帮我解决奈亚,我之后再想办法把你弄出来。”

“解决奈亚?”

哈斯塔当场愣住,哂笑道:“你该不会真把你当一回事了吧?”

“不然呢?”

程海反问道:“你该不会觉得放我回地球,我就会对你感恩戴德吧?”

“也就是说你想空手套白狼咯?”哈斯塔冷笑道。

“是的,你需要先支付你的信任额度。”程海不否认道。

“不可能!”

哈斯塔拍碎了桌子,震怒道:“你知道奈亚是个怎样的存在吗?!”

“你现在难道虚弱到连力道都控制不住了?”

程海瞥了一眼地上的碎片,挨了挨自己的座椅。

发怒好,发怒说明至少还是想合作的。

“反正不可能。”

哈斯塔收回了自己的失态,表情归于平静。

“那么我退一步吧,你先帮我对付克苏鲁,等到我的事情解决之后,我再来帮你解除封印。”

“事情解决是指奈亚的事情吗?”哈斯塔皮笑肉不笑道。

“不然呢?”

“开什么玩笑!”

哈斯塔冷冷地看着他。

不是他看不起程海,奈亚那个家伙要是真那么好对付,也不会纵横宇宙几百万年了。

想弄死他的存在多得是,轮得到他一个诞生不足三十年的人类?

“你要理解你的合伙人。”

程海摊开手,语气尽量诚恳地说道:“我是一个人类,在你们的眼中如同蝼蚁的人类。你觉得我站在这个位置,可能会信任你这个存活了几十上百万年了的邪神吗?”

“……”

“我别无选择,你也是。在我没拥有能够和你抗衡的实力之前,我是不可能冒着我们种族灭绝的风险而引狼入室的。”

程海的话斩钉截铁,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

哈斯塔闻言板起了脸,面色十分凝重。

说了大半天,还是绕回了原点。

如果设身处地地去想,把他换做他是程海,就算他真的有了能够和自己抗衡的力量,要是没法解决奈亚,他一样不会去解救自己。

毕竟谁会希望自己死后家里还埋着一颗定时炸弹呢?

那么问题就来了,程海看起来根本不可能救他,这话还有必要谈下去吗?

于是,哈斯塔问道:“我要如何相信你?”

“这没法。”

程海耸了耸肩,如实道:“将心比心,我想不到你能相信我的理由。所以,要不要做这份交易,只能依靠你自己来判断。”

“嗯……”

用双手拖着下巴,哈斯塔慎重地思考着这个问题。考虑了大概有半分钟,他抬头道:“我有个要求。”

“说。”

“拜厄斯你得交给我。”

“你这个开价有点高啊……”程海挠头道。

虽然比不上哈斯塔那种远古的邪神,拜厄斯好歹具有了神位,具有极大的研究和击杀价值,他还真有些舍不得。

“作为交换,我会放你回去,然后协助你解决克苏鲁。”哈斯塔道。

“你的意思是,合作由长期改为分期?”程海大概懂了他的意思。

这至少能让他们的交易不那么像一张空头支票,也利于培养信任。

“不用担心我提前出来的问题。那上面又不是个死星,出现了伤亡之后,我的对头会派人来的。错过了这个机会,你想帮我解除封印,恐怕不会比干掉奈亚简单多少。”哈斯塔斜视道。

“哎呀,那太可惜了呀。”

程海喜笑颜开,没有半点合伙人的自觉。

“喂!”

哈斯塔发出了不悦的声音。

“抱歉抱歉,那事不宜迟,现在可以带我们回去了吧。”程海摆手道。

“哼!”

哈斯塔冷哼了一声,手指不耐烦地在扶手上敲击着。

而随着他有节奏的敲击声,房间里的场景快速地虚化,就如同视频上渐变的转场一般,几人出现在了一家茶馆里。

“这是……”

冰冷阴翳的气息彻底散去,李熙月的身体猛地一震,呼吸也随之颤抖。

时隔几十年,她终于回来了!

“啊!醒醒!快看?!”

“怎么……卧槽!”

“卧槽!我们回来了?!”

嘈杂的声音引起了茶客的不满,也让哈斯塔微微皱起了眉头。

看着随着自己一起回归的乘客们,程海将怨恨之棺放在了地上,笑了笑。

“合作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