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app破

另一边。

顾云一行人停住了脚步,走廊的尽头,是一个挂着“急救室”标牌的屋子,三头犬则因为身体过于庞大,被他一把推到了墙上,右边犬首撞到墙上发出了一声闷响,这一下撞得它七荤八素的,当即便怒不可遏地回头一瞪。

然后它看见顾云挽起了袖子。

推得好

三头犬讨好地就地而坐它刚才正好有点不太清醒,顾云这一推让它突然思路清醒,想明白了自己在一行人中的地位。

顾云没有搭理它,直接推门而入。

门背后是一间标准手术室的构造,只不过手术室内陈列着的器具却和手术没有半点关系电锯、电钻、以及一些顾云从来没见过的刀具。

进门时,戴着口罩的医生停下了手中的电钻,转头看向顾云。

露出的眼睛没有眼白的部分,里面漆黑一片,但却也是三人一狗一路上遇到的第一个有正常长相的人。

同一时间,两个五官扭曲的护士挡在了他的身前。

“老、老陆顾师傅”

被绑在椅子上的两人如同见到了救星一般,而手术台上的老许的胳膊被钻出了两个窟窿,疼痛与失血过多已经让他发不出太大声音了。

轻松一夏 美女陪你玩游戏

“你去检查一下他还有没有救。”

“好的,老板”

艾薇儿临危受命。

“除灵师还是猎魔人”戴着口罩的医生开口了,“反正也没什么区别,你们既不会是第一个找来的,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找来的。”

“看来,你就是传闻中的院长。”

顾云确认道。

“没错。”医生笑了起来,“所以接下来你是不是就会像之前的那些人一样,嚷嚷着要为民除害不过,我一直有一件事不太明白,我是由你们创造出来的,我所做的一切,也都是你们赋予我的使命,可是为什么,我反而成为了你们口中的恶”

黑气渐渐聚向了医生脚下,他的身体也忽然间变得飘忽不定。

“每一个找上门来的除灵师,我都会这么问。”

“老、老板,好像有些不太对劲。”

艾薇儿正准备上前进行抢救,却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吓得缩到了顾云身后。

一路上遇到的护士,都是十分弱小的灵体,但这个身体正在不断膨胀的“院长”却让她本能地觉察到了危险。

比她先一步觉察到危险的是由于挤不进来待在门口放风的三头犬,它已经后退了几步,决定一旦事情不对,它便扭头就跑不对,准确地说,是带着主人的理想,坚强地活下去。

“我得到过许多答案,他们拥有崇高的理想,肩负着伟大的使命,除掉我,是为了让这些无辜者的灵魂得以安息,老实说,我由衷地钦佩他们。”

“急症室”的门被重重地关闭了,蔓延开的黑气化为了锁链封锁了所有的退路,院长的身躯也彻底变得虚化,成为了黑气的一部分。

“可是,当我钻开了他们身体的时候,他们所说的一切都发生了变化,他们希望得到我的宽恕,更有甚者为了活命,愿意为我引来更多的灵魂。于是我终于发现,人类实在是言不由衷的族群,所以我很好奇,当初写下都市传说的那个人,是否真的希望我存在过为了亲自印证这一点,我必须变得吸纳更多灵魂,变得更加强大,直到强大到我不再被怪谈束缚的那一天。”

这是一个

有理想的超自然生物

艾薇儿从未见过此类生物,她总觉得这幅画面有些微妙。

“顾师傅,你快想想办法啊”

被绑在椅子上的人大呼小喊着,他们被笼罩进了盘旋的黑气之中,不停流转的气流就如置身台风风眼,随之而来的是难以名状的绝望、痛苦、憎恨等负面情感。

盘旋着的黑气最终退去了人形,变成了一张巨口。

“告诉你一个我的发现吧,人类的内在都是相同的,当我破开了他们身体,看见的是相同的内脏,除灵师和猎魔人就和那些普通人一样那么你呢你为何来此你的内在又是怎样的”

一时间,气流变得空前强烈,陆仁杰直接被掀飞到了门口,即便如此,他仍死死抓住手中的单反,试图将所有的一切都通过镜头记录下来。

艾薇儿双手拽着顾云的左胳膊,才不至于被一起吹飞出去。

天呐

x市究竟是个什么鬼地方

出现了顾云这种论外级的人类就已经很不可思议了,结果随便接个委托,都能遇到这种级别的恶灵吗

她敢肯定,除了主母之外,结社里没有人能单独应付这种怪物。

强烈的风压淹没了急救室里的叫嚷,只有顾云纹丝不动立于原地。

“既然你不回答我,就让我亲自把你打开看看吧”

下一秒,整个房间都朝着顾云压了过来。

“你的前戏终于做完了”

这个院长的前戏的时间绝对能在他遇到的所有恶灵中排进前三,至于它的长篇大论,它的野心和理想顾云都没仔细听,因为他压根就对这种事不感兴趣。

他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对手为啥总有在和敌人交手前先谈人生、谈理想的传统,废话如此之多,这要是在战场上,早就被敌方弓箭手一箭放倒了。

也就是他想看看这个恶灵究竟有什么真本事,才站着不动等他做足了前戏。

顾云没有这么远大的理想,他既没想过为人类而战,也没有想过要让这些无辜者的灵魂得以安息。

“但是既然你这么问了”

面对四面而来的黑气,他捏紧了右拳。

“轰”

刹那间,黑气消散。

急症室的众人惊魂未定地回过神来,却发现他们正处于一个废弃的停车场当中,没有电锯、电钻以及各类道具,五官扭曲的护士也都消失,一切似乎又回到了他们来时的样子。

顾云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拳头,他等了这么老半天,等到的却只有深深的失望。

这个吸纳了数不清灵魂的恶灵,看来也不过如此。

果然不能指望每个对手都能达到黄昏魔女的强度。

他的余光看见地上迅速消散的黑气一闪而过,也不知道对方还能否听见,开口说道,“我来这的原因”

“老实说,是为了赚钱。”